□新華社記者馬姝瑞
  意外小財、享用美食、家人團聚、睡到自然醒、朋友捎來問候關心……這些看似平淡卻蘊含著喜悅之情的“微小而確切的幸福”,即人們所稱道的“小確幸”正在成為越來越多中國年輕人的新追求,並引發了社會廣泛關註。在相信這一風潮能夠幫助人們治療“浮躁病”的同時,也有人擔心這會讓年輕一代失去“激情”與“鬥志”。
  “小確幸”,從“微小而確切的幸福”簡稱而來。這個看似有些拗口的詞語出自著名作家村上春樹的隨筆集《蘭格漢斯島的午後》,由翻譯家林少華直譯而進入現代漢語。書中還提到,“沒有小確幸的人生,不過是乾巴巴的沙漠罷了。”
  正在合肥一所高校攻讀研究生的26歲男孩張啟信對“小確幸”有著長期的“研究”。他告訴記者,“小確幸”最早在臺灣風靡,是源自臺灣國泰金融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曾播放過的一個長4分多鐘的小短片。
  “在短片結尾處,畫面配上結語,總結出十個‘微小而確切的幸福’,即意外小財,享用美食,家人團聚,睡到自然醒,朋友捎來問候關心,與好友出游旅行,看好書、聽好音樂、看好電影,好久不見的朋友把酒言歡,買到物超所值的東西,泡個熱水澡消除疲勞等。”張啟信說,後來,這也成為被廣大臺灣市民廣泛認可的十大“小確幸”。
  在重慶,今年剛滿25歲國企白領潘芳芳也是“小確幸”的追隨者,在她看來:“工作得到肯定、工資得到提升、學識不斷升高,即使不是別人看來最好的,但只要適合自己、能夠取悅自己,就是我所認可的‘小確幸’”。
  而網絡上,“小確幸”同樣廣受追捧。在知名的社區豆瓣網上,以“小確幸”命名的社交小組已經有近4000名網民參與,大家紛紛記錄自己生活中的“小確幸”,分享著平淡而真實的喜悅。
  “現代人普遍壓力較大,也存在著較為浮躁的‘社會病’,人們期待更多容易掌控,並且能夠從中獲取溫暖力量的東西,‘小確幸’恰恰給了大家一種精神層面上的方向感,是殘酷競爭與現實生活里的安慰劑。”張啟信說。
  儘管有著積極的一面,但也有不少關註年輕一代思想動向的學者對這股風潮提出了“保守的肯定”。
  安徽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羅峰分析說,在社會飛速發展、價值觀多元化的今天,包括年輕群體在內的都市人普遍都有“無力感”逐漸增強的真切感受,而這也是“小確幸”在年輕群體中風靡的主要原因。
  他認為,這從一個側面也說明,社會現實語境中的很多“理想”遇到了阻礙,人們只能通過這些生活中的細節去尋求更加肯定而強烈的“存在感”。
  “說得通俗一點,就是‘大的抓不住,只能抓小的’。”羅峰擔憂地說,“所以,‘小確幸’雖然也具有一定的積極意義,值得擁有,但不應大為提倡,如果大家把眼光都聚集在‘小確幸’上,局限於對個人感受的狹隘追求,可能會阻止個體對整個社會其他議題的關心,進而影響年輕人的進取心和鬥志。”
  (原標題:都市青年追捧“小確幸”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k74tkynh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